《資治通鑒》記載,漢武帝“詔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”,策問“古今治道”。董仲舒對答曰:“盡小者大,慎微者著?!币鉃樵谠S多小事上努力,才能成就大事業;在諸項小節上謹慎,方可德行顯耀。這也啟示我們,無論治學還是為政,想要有所成就,必須注重從每件看似平凡的小事做起,勿厭其“微”,莫嫌其“凡”,日拱一卒,功不唐捐。

  一個人品德的養成、知識的豐富、能力的提升、事業的發展,沒有捷徑可走。東漢陳蕃少時,一心只想干大事、成大業。一日,其友薛勤來訪,見其所居房間很是零亂,便問他為何不灑掃,他應答曰:“大丈夫處世,當掃除天下,安事一室乎?”薛勤當即反問:“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?”陳蕃受教改之,后有所成。有鑒于此,“一屋”雖小,然而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”,注重點滴養成,不棄微末小節,才能不見其增,卻日有所長。

  大事源自小事起,大德應須矜細行。古往今來,大凡清官廉吏都深諳此理。唐朝名臣陸贄嚴苛于己,深知忽微細小之重要,對分外財物分毫不取。時人責備他:“清慎太過,諸道饋遺,一皆拒絕,恐事情不通?!彼麉s正色駁斥:“利于小者必害于大,賄道一開,展轉滋甚?!本芙^腐敗應該防微杜漸,從小處嚴起,受賄的口子一開,胃口只會越來越大。

  揆諸現實,有個別黨員干部片面認為,只要在大原則上不觸碰“紅線”,小事小節無需謹慎細究。殊不知,事物的變化從量變開始,演變到一定程度就會發生質的轉變。許多腐敗分子從政之初,不乏豪情壯志,也想為官一任、造福一方,但往往隨著職位變化,逐漸放松思想“總開關”,經不住誘惑,耐不得寂寞,遂在推杯換盞中淡忘了初心,在小恩小惠中丟掉了原則,最終防線動搖清廉失守,從而淪為“糖衣炮彈”的俘虜。

  常言說,“堤潰蟻穴,氣泄針芒?!碧热羝綍r不能見微知著,謹于言、慎于行,對“越規”不以為然,視“逾矩”微不足道,“忽微”定會越積越多,“細小”必將越變越大,久而久之便會在復雜環境中迷失方向,面對“圍獵”時栽跟頭、吃敗仗。

  “微邪者,大邪之所生也?!薄拔⑿啊敝型[藏著“大邪”。對于黨員干部來講,小事小節更像一面鏡子,其中有黨性、有原則、有人格,“忽微”之中見品德,“細小”里面現作風,切勿小覷,不可不慎。周恩來一生嚴以律己、廉潔奉公;焦裕祿給孩子們立下不準“看白戲”的規矩;谷文昌大半輩子與林業管理打交道,從不占公家一寸木材的便宜……一批批優秀共產黨人崇廉尚德、公而忘私,為我們樹立了廉潔自律的榜樣。

  面對各種誘惑,惟有不舍尺寸之功,秉持“與人不求備,檢身若不及”,勤掃“思想塵”,常破“心中賊”,不棄微末、防微杜漸,方能做到“心不動于微利之誘,目不眩于五色之惑”。(魏順慶)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