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傳習錄》中載“人若不知于此獨知之地用力,只在人所共知處用功,便是作偽,便是‘見君子而后厭然’?!贝笠馐钦f,如果克己省察不是在獨知處做,只是在大家都能見到的地方做表面功夫,做給別人看,那都是自欺欺人的虛偽之舉,這樣的人見到真正有德的人,就會隱藏起自己的行為來。

  慎獨者,既慎在獨處時,也慎在獨知處。所謂“獨知處”,是指心思和念頭只有自己知道時,突然動了某個心思,包括無論有事無事、有人無人、是動是靜時自己所獨知的每一個起心動念處?,F實中,“只在人所共知處用功”的現象并不少見,比如,有的人在眾人面前表現得很敬業、很誠實,實則表里不一,說一套、做一套。須知,只顧光鮮地在別人“共知處”用功,而不在自己“獨知處”努力,那就是虛偽,不僅欺人更是自欺?!澳姾蹼[,莫顯乎微?!睕]有比隱暗處更易表現,沒有比細微事更易顯露。君子慎獨,須時刻警惕別人未聽聞、難覺察之處。每個人都十分清楚自己的起心動念和所作所為,要做到為自己負責,就需要在“獨知處”用功,“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”,及時祛除偽邪丑惡的萌芽,不斷正本清源。

  “故君子必慎其獨也?!睙o論是密室獨處,還是處于鬧市通衢,一個人心中的“知”都是自己的“獨知”,好、壞必自知。慎獨的意義不僅僅在于是人前人后一個樣的道德要求,更在于把自己的惡行惡念消滅在起心動念的萌芽狀態,不使其滋長于隱微幽暗之中。無論是“梨雖無主,我心有主”,還是“勿以惡小而為之,勿以善小而不為”,抑或是“內不欺己,外不欺人,上不欺天”,無一不是自律慎獨的體現。慎獨即意誠。誠實致知的人,會直面自己的虛妄、無知、錯誤,在獨知處用功,直到豁然貫通,通透澄明。

  “自修之道,莫難于養心;心既知有善、知有惡,而不能實用其力,以為善去惡,則謂之自欺?!鄙鐣Y俗、規章制度、監督約束,可以限制約束一個人的外在行為,但是其內心真正的意念,只有自己知道,在面對自己心中的念頭時可以說掩無可掩、逃無可逃。面對生活中各種各樣的誘惑,需要拿出一顆慎獨的心來明辨是非、堅守本心、活出清醒,真正做到“致良知”,不自欺、不盲從、不頹靡。

  最隱蔽的地方往往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品質,最微小的東西同時最能看透一個人的修養。跡雖未行而心機已動,可能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,但天下之事再也沒有比這更清楚明顯的了,這正是獨知處、覺悟處、用力處。對于黨員干部而言,更應深諳“在獨知處用力”的意義,不論在何時何地,不管有沒有外力的監督和約束,都要做到知止、慎獨、自警,常修從政之德,常懷律己之心,常思貪欲之害,常棄貪欲之念,不失自律、不悖原則、不越底線。(陳軍)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